365bet足球数据直播
首页>日军子弹打穿了我的手臂
日军子弹打穿了我的手臂
发布时间:2016-03-28 04:30:02    浏览:

我是苏仙区坳上镇水塘村下铺组人,于1921年农历12月初一出生,家里很穷,父母靠砍柴烧一口石灰窑来养活全家。1937年,在我村当兵的陈传书的介绍下,不满16岁的我到了隔壁水头村曹家组的曹贵德部队,当了一名通讯兵。部队番号我已记不清了,好像是国民革命军63师一三团,曹贵德当时是连长。

我在部队的名字是叫李桂生。我虽然年纪还小,却很灵活,走路跑步都很快,因此每次派送信的任务时,连长首先都是想到我。我经常一天就走100多里路。因为我们的部队大部分时间都是躲在山里,因此,我走的都是山路,崎岖险峻,非常难走。我先后到过武汉、长沙,浙江杭州、宁波等沿海地带,参加抗日战争。因为我们的武器不好,士兵训练不够,因此经常打败仗,伤亡惨重,我们剩下的人也经常被整编。我记得我们那个团的团长是个读书人,从黄埔军校毕业的,他对日军的战斗力很了解,因此很怕和日军作战,没想到越怕死就死得越快,在一次战斗中,团长战死了,我们团死伤过半。哎,那么俊的一个读书人,死得好惨啊!后来,我们的副团长顶替了团长,副团长没读过什么书,是个粗人,作战勇猛,不怕死,后来在1948年,还是这位副团长带领我们全团投诚了。

抗战时期,我们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好觉,也没吃过一餐好饭菜。经常是做好馍馍和馒头,各自带上一些做干粮,作战空隙时间,就拿出来吃几口。可是有时刚拿出来,馒头还含在嘴巴里,没来得及吞下去,就有士兵被日军的子弹打死了。我看了这样的场面好难受,太惨了,有的战友死不瞑目啊!

战场天天有人死伤,我也受过一次伤。大约是1942年,在浙江宁波一带,日军的炮火太凶了,一颗子弹打穿了我的左手臂,骨头都打断了。当时有一位医生和两名护士给我治伤,医生说要截肢才好,我不肯。他们就帮我包扎,可没想到伤口还没包好,鬼子的一个炮弹炸来,他们三位医生护士全部牺牲了,我幸亏当时是躺着的,所以没有死。真的是我命大啊,加上我那时还年轻,一年多后,我的手臂渐渐好了,又能一样活动了,只是留下了一个大伤疤。

自从那次受伤之后,曹贵德就让我当了他的勤务兵,他已经升任副团长了,他对我很好,像对自己的亲儿子那样,因此,后来我也就少受了点苦头。战场上那个苦啊,我真不晓得怎么讲。日本人太残忍了!他们武器装备精良,士兵又训练得好。相比之下,我们的队伍战斗力太差,很多被抓丁去当兵的人,训练得太少,哪里打得过凶残的日本人啰!日军的枪可以打360度,而我们的枪只能打180度,各方面都相差太大,因此有时,我们一个师都被日军一个团打败。哎,真的是落后就要挨打啊!

好不容易把日本鬼子打跑了,我们又面临着内战。我不想打了,可又不知怎么办,只好跟着部队到了山东。1948年11月,我们团在山东临邑县投诚到了林彪的部队,我加入了志愿军,1951年被派到朝鲜,参加抗美援朝战争,1955年复员回乡。

1956年,35岁的我终于娶亲成了家,先后生下两儿一女。政府每个月都有几百元的优抚金给我,我生活稳定,身体也一直不错,现在90多岁了还能吃能走,我真是命大福大啊! 

流金岁月
党史上的今天
?
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百年湘朝网 郴州政府网 郴州红星网 郴州新闻网
郴州党史网 © 版权所有 2004 - 2015
电话:0735-2871243    地址:郴州市苏仙北路40号   湘ICP备15000161号